站內資源搜索:        進入云平臺→
 
設為首頁    ·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·    English

累計訪問:7145629  此刻在線:39
中国一级婬片a片免费播放
 
◆ 文化陣地 ◆
 最新 5 條
浮生
尋找你來時的路
有一種力量,讓我…
我的栗色鳥
有一種守望叫秋田
 最火 5 條
眺望之姿
夷陵火
有一種守望叫秋田
小說:邊緣
再見百分之一的女孩
 
當前位置:首頁 >> 文化陣地 >> 玉韞文學社
小說:邊緣
作者:王逸  日期/時間:2012/12/4 21:06:00  點擊:5151  我要評論

      

2007年,冬。

年初一,我在廳堂里慶生,大伯把停訂好的蛋糕端上來,剪掉了黃色的綢帶。外面的鞭炮聲劈靂起來,小嬸忙著把菜往上端。

東廂的電話聲響了許多大伯才聽到,他舉著酒杯走了進去,看了看來電顯示朝我喊:“丫頭,你二哥!”

我手里端了蛋糕,側聲從小嬸旁走過去,拿起電話:“喂,二哥呀,在哪兒呢?”大伯低了頭,微嘆了口氣。那頭嘿嘿地笑了,然后是一如既往溫柔的聲音:“丫頭,生日快樂哈!”

我跟著哼哼哈哈干笑了兩聲,聽到他在那邊的吸煙聲。過了許久我回過神來,二哥在那頭一定尷尬著不知所語,我忙說:“二哥,錢打過去了!你在哪兒呢?”我盡量輕描淡寫。

二哥仿佛被人戳破把戲的孩子,有些答不應問:“啊,嗯,知道了。最近好嗎?”我忙大聲說:“好呢,爺爺奶奶都很好!蓖饷娴谋夼诼曋饾u蓋過揚高的聲音。

我用手在牛仔褲上一個一個地畫圈,不知道該再接些什么。

“丫頭,掛了啊!蹦沁厒}促的告別。

我如夢初醒,吱嗯了一聲說:“哥……別亂用卡上的錢……”突然意識到這話仿佛不該我說,緘默了一秒就掛了電話。

回到桌上時已沒有了人聲,大家就那么靜默地坐著看我。我朝爺爺說:“二哥拜年呢!睜敔敺畔碌咕频谋,突然慍怒道:“拜年,拜年!人不知道在哪兒混!”大伯忙給爺爺遞了眼色:“爸,今兒個丫頭生日!睜敔數皖^咳了兩聲,我埋著頭,有些無聊地攪著杯里褐色的奶茶。

奶奶從廚房間搬了長壽面,一群人忙站起來接碗。我用筷子撥拉了兩下,挑出蔥花給了大姐,然后拎起幾根細長的面條放進嘴里。氣氛淡得無聊。大伯站起身子招呼著:“爸,我敬你一杯!”然后一桌人才都回過神來,大媽和小嬸夸贊著對方的衣服,大姐往我碗里夾了很多魚,酒杯不住地在碰撞著,每個人都試圖自然地找些話題。

我知道,二哥一直都是那塊陰影,從未離開任何人。

晚上和大姐在廳里看電視,爺爺奶奶進西廂早早睡了。

起身去廚房倒水,聽到奶奶壓低的聲音和爺爺不耐煩的打斷聲;氐酱蠼闩赃叺臅r候,她有些嘆氣地問我:“你二哥怎么辦呢?”我倚著她坐下,手里剛倒的滾水涼了不少。伸手拿過遙控器換動頻道,不斷變化的彩色屏幕映在了雪白的天花板上,在黑暗里顯得有些鬼魅,“我也不知道!蔽业拖骂^,不想看到大姐的表情。

 

1999,春。

二叔和二嬸離了婚。

那個女人還是選擇離開她一直委屈求全的丈夫。

我到二叔家的時候,她已經整理好了行李。二叔抱著頭坐在地上。精彩的是你聽著一個女人用不重樣的話罵自己的公婆,更精彩的是她的丈夫一如既往地喏喏地聽著,不回嘴,不反抗,甚至不皺眉,任由一個女人用十幾年的時光侮罵自己的父母。二哥十六歲,倚在床頭吸煙。升起的一圈圈煙霧繞上去,然后就消失了。我怯怯地走到他身邊,二哥居然笑了,掐滅了煙蒂把我抱到了里房。我看著他沖出去,襯衣重重地拂在門上。二哥跨過二叔身旁,拎起二嬸的衣領,把她往門上砸,一米五幾的二嬸驚慌失措地尖叫,二哥把她抵在墻上,惡狠狠地扇她的耳光:

“閉上你的嘴要不然殺了你!

“我聽你罵了十六年這十六個耳光還給你!

“你個女人不知廉恥的東西!

“滾出姚家別再像狗一樣爬進來!

他一邊抽一邊罵,二嬸的頭發散了下來,我看不清她的臉。心中竟然全是慶幸——這個女人被我哥哥打了呀。

二哥把二嬸放了下來,她臨走前居然還記得拎起行李。二哥把自己的拳頭一下一下砸在門上,眼睛就那么專注地盯著自己的手。

我走到他旁邊,捏住他的另一支手。二哥用砸得通紅的手抱起我,笑著說:“丫頭,今天去奶奶家吃飯!比缓笏鏌o表情地從二叔旁繞了過去,出了后門。我趴在他肩上,看著二叔仍頹喪地坐在地板上,房屋里凌亂不堪。

奶奶在廚房燒飯,二哥走進去揭開鍋蓋夾了一塊紅燒肉送進我嘴里,升騰的白煙把我濃濃地包圍在了里面。爺爺從外面走了進來,抬頭看了看二哥,點起一支煙,走到鍋灶旁往里面塞麥秸。

晚餐擺在前門口。爺爺喝完了一小碗黃酒,然后放下酒碗問:“離了?”二哥嗯了一聲,悶下頭吃飯。奶奶拿起酒壇,搖了搖要給爺爺加酒,爺爺擺擺手說:“去,把他二弟接來吃飯!蹦棠虘艘宦,回身往前村走。

快吃完的時候奶奶一個人回來了,沖爺爺擺擺手說:“不來!倍绶畔峦肟,我牽起他的手到后院玩兒。那支腫脹的手被我輕輕觸摸著:“哥哥,疼嗎?”二哥又把我抱了起來,笑著用熱氣呼進我的耳朵:“不疼,丫頭!

 

哥哥你知道嗎?當時的你是個英雄,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,把所有的恨都隱藏在心里,那么多的恨,那么深的恨。

后來,二叔去了上海打工。二哥一個人住在前村,偶爾來吃頓飯。大伯和小叔他們搬到了城里。

99年夏,二哥參加了中考。

 

2000年,秋。

千禧之年。

我上小學了。開學前兩個星期,村里趕集。爺爺抽了十塊錢給二哥:“帶丫頭去逛逛,買點好吃的,冰棍不要買,她胃不好!倍鐟艘宦,牽起了我的手。

集子上很擠,本來就不闊的馬路被一群商販占擠著。我指著橋上賣水煮荸薺的地衣嚷著要吃。二哥稱了三塊錢給我,然后俯下身說:“丫頭,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。我手里剝著荸薺跟著他。

村里的電影院幾年前就荒掉了,除了學校每年湊些錢請一兩場電影外這里一直很空。二哥把我帶進旁邊的側門,我仰頭看上面大大的招牌,用油漆刷出兩個大字:電玩

房間里擺了十來臺機器,噼嚦的聲音很是擾人。二哥摸出剛找剩的一張五元給柜臺掌柜:“輝哥,十個子兒!蹦莻男人伸手在柜子下弄了一陣,排出十個游戲幣,然后伸手要捏我的臉:“小丫頭可愛啊,這么小你也要?”二哥替我擋回了他的手,說:“輝哥,這是我妹!彼畔率,直起腰突然笑了:“哦,是嗎!倍缋o了我,我用臉蹭住他的衣袖,不吱聲。

二哥抿著嘴把我領到一個空位旁,拍拍我的頭說:“丫頭,等會兒!蔽乙兄鴻C角,無趣地看屏幕上跳躍的人物。二哥玩得很快樂,那時我有多傻地以為,哥哥,你快樂就好。二哥把最后一個子伸進了入口,我晃晃他的手,說:“二哥,回家!倍绲拖骂^笑著說:“最后一次啊,丫頭乖,再等會兒!蔽尹c點頭。

從電影院昏暗的偏房里出來時外面的陽光一下子刺入了我的眼睛,我抬手遮住了它們,一步一步踩下臺階。

八年以后,我坐在揚州中學古舊的教室里參加它的自主招試。題目是《給花季護航》,它問:你怎樣看待網游。哥哥,那一刻——

我只記得你把手架在把柄上,身子隨著響聲不斷搖晃,只記得你從未有過的癡迷目光,只記得你嘴里的哼哈聲,只記得那一排十個子兒,它們在我腦海里,全是閃電般的黑白色?墒呛茉缰,你永遠是用溫和和軟膩的聲音喊我丫頭,永遠寵溺地拍我的頭,永遠干凈地笑,還有很早之前,你曾經用你最大的勇力維護姚家的尊嚴。

我在那張作文試卷上用力地寫: 我的小哥哥,你能回來嗎。

 

2003年,夏。

監獄。它外面的夕陽,真的很暖和呢。

二哥牽著我的手,進去見他三年無音訊的父親。

“二叔!蔽医兴!班拧边是那個懦弱的男人,可是一年前他親手砸了老板的頭。

無非是些民工與老板間的沖突,只不過他一直就這樣瞞著家里。直到昨天哥哥接到他的電話。二哥說,他今天出獄,我要接他回家,丫頭你陪我吧。

我點點頭,就像三年前他帶我去游戲廳時我跟隨他一樣。

二叔局促地站在那兒,不懂得該說什么。他老了,真的——太苦,生命太苦。

二哥走近他說:“爸,回家吧。丫頭不會跟別人說的!蔽乙脖牡剿赃,牽起二叔的手說:“二叔,我們走吧。爺爺奶奶都在家里呢。我們就說,你在外面賺了好多好多錢呢,這錢就留著哥哥以后蓋房子之類的用。我們不告訴爺爺奶奶好不好?走吧!

二叔突然蹲下去哭了,他說:“我只是……我只是想要那3000元錢工資而已……哪知道……把……人給……打傷呢……”他越哭越聲嘶力竭,你見過一個男人哭得欲絕嗎?不是因為他受傷了,不是因為他懦弱,不是因為絕望,而是他突然發現,還有一個叫家的地方能回。我站著,看他抱著頭哭,那副極小極低的身軀。

我跟在他們后面出來時,外面的夕陽已經很低了,不過,它還在。

 

2006年,秋。

二哥站在我面前,他告訴我,他想出去闖。

我低頭不說話。哥,你知道,只要你選擇的事,我只有祝福。滿心滿意地以為,我的二哥一定能在更遠的地方飛。

兩個月后,他回家了。我跟著他走到前村,打開未鎖的墻門。

——“姚××,再不還錢,燒了你的家!”

那么狠的一句話,用血紅的油漆潑在二叔的院子里。我不知道這兩個月二哥做了什么,也沒有想到去問。只是很久以后我再過那家門時,懼怕感會忽地出現,懼怕地上那一攤血紅。

二哥把我帶到了里房,從包里拿了牛奶給我。我看著已不能再空的屋子,突然發現灰白的墻壁上還有二哥很久以前用粉筆畫的“a,b,c,x,y,z,sind……不知道很久之前,二哥是不是也會稻乖地做作業,也會很乖地把墻壁當成黑板作演算。

幾天以后,二哥又出去了。這回,他沒有回來。

 

2011年,春。

 

發表評論
版權頁
版權所有:©江蘇省泰興中學 校址:江蘇省泰興市龍河路168號
電話:0523-87622031 傳真:0523-87626261 信箱:stxzx1861@163.com 備案證書號:蘇ICP備05003324號-1